對照記

路比教宗大人的活動。
過了半年終於齊了。
CP:
盜筆:瓶邪
BBC Sherlock:HW
POI:RF
House:HW
這樣。
題目:斷線、軍籍牌、性感內衣、等、當機、冷、紅包、假ID(假證件、假帳號、假暱稱、假信用卡都算)、汗水、淚水、吻痕、冷火雞療法(Cold-Turkey Withdrawal)=戒斷(共12題)

====
斷線(POI)

每一次因為意外不得不中斷他們的連線後,Mr. Finch總會急躁的用指尖叩著書桌。
時鐘滴答滴答的走著,一圈又一圈。「Mr. Finch,目標平安。」「Mr. Reese,謝謝你。」他按下結束鍵,伸手拿起他那杯綠茶。變冷了。
====
軍籍牌(SH)

約翰感覺到身旁有些動靜,長年累月的軍旅生涯讓約翰習慣了淺睡。當然,安穩和平(?)的倫敦也慢慢讓約翰能夠安眠一晚,不算樓下那位咨詢偵探時常的夜半小提琴演奏會或是突如其來的實驗爆炸,還有就是不請自來的案子的話。
約翰下意識想要反抗。
在出手前一秒,熟悉的咖啡混著皮革還有肉桂的味道讓他停手了。
「你醒了。」低沈的嗓音跟陳述句。
約翰眨眨眼睛,「你差點就被我揍了。」
「不、你不會。」夏洛克福爾摩斯總是莫名的自信著。
約翰笑了笑,表示同意(?),眼睛就順著夏洛克的手臂移動著。
夏洛克正在把玩他胸前的軍籍牌。

「很重嗎?」
「不很重。」
「那,給我一個。」
沒等到約翰的回應,夏洛克逕自伸手到約翰的後頸,把銀鍊子的扣子打開。
約翰定定的看著他,不知道夏洛克要他的軍籍牌幹什麼。
要是拿來做實驗他可饒不了他。

不過他只是從床頭櫃的抽屜拿出一個盒子,約翰可是瞄到裡面有支很貴的黑莓機。有金色的那一支。
然後夏洛克再次把銀鍊子戴在約翰的脖子上。
「這樣不是輕了很多嗎?」夏洛克微笑著。
約翰一楞。
他一直不知道,原來自己頸上掛著的那兩片小鋼片竟然是這樣重啊……
====
性感內衣(XMFC)

他已經收斂了。
至少沒有在其他人的腦中植入艾力克穿性感內衣的樣子!
好吧!為了顯示他的歉意,他不介意穿著性感內衣晩上去道歉!
(很有男子氣慨吧!)
====
等(盜筆)

他不知道自己活了幾年。
他不知道到底為了什麼活著。
他等待著那個原因,那個意義。一直尋找著。
直到他遇上了那個人。有著一雙天真眸子的那個人。
====
當機(POI)

目睹了自己的親生父親被另一個男人親吻。
就連世上最強的機械The machine也忍不住當機了。
====
冷(???)

柱著拐杖慢慢的走過寒風蕭瑟的街頭。
抓緊領子,這風怎麼這樣冷。
轉過街角,卻看到他,拿著冒著白煙的飲料,微笑的,跟你道了聲早安。
====
紅包(盜筆)

杭州,西泠印社。
寒冷的新年又回到南方。
難得回家一天,就聽到他老爸跟二叔嘮嘮叨叨,著他早點找個人定下來,派派紅包多好。
「紅包我現在也能派。」他笑著回應,吃個午飯就回來發呆。
回去他就真把紅包交給王盟,讓他轉交給那個小鬼頭。這小子這幾年也長了不少,就是性子沒有長進,就連跟個小鬼相處也被人欺負。
假期也沒客人上門,他揮揮手讓王盟回家。
他盯著一片空氣,空中傳來的炮杖的硝煙味讓他有一個錯覺。
他還在那個斗,拿著火折子,而那個人還在他面前。
====
假ID(SH)

出於艾拉的吩咐,約翰再度看著他的部落格。他並沒期待什麼,可是一個新留言吸引了他的視線 --「Sorry for your lost.」留言者是idoknowsolarsystem。
====
汗水(House)

惡作劇過後,世界又回復平靜。
看著威爾遜前額的汗水,豪斯忍不住拿了毛巾幫他擦了擦。
他只能握著他的手,聽著他痛苦的呻吟聲,一直祈求神不要奪走他的意義。
====
淚水(SH)

約翰從不知道自己是這樣感性的人。
在失去他的第542天,他從睡夢中驚醒過來。
樓下傳來哈德遜太太一連串的驚呼聲,他連衣服也沒換就衝下樓。
看到哈德遜太太懷中那個活生生的夏洛克,他第一個反應是 ---- 該死,他哭了。
====
吻痕(SH)

夏洛克撫摸著約翰揍他所留下來的傷痕。
只是有點紅腫。如那女人所說,約翰並不會真的打傷他。
夏洛克暗自慶幸他和約翰分開的這542天並沒有影響他們之間的感情,反而增進了不少。
就如同現在他懷中的約翰頸項那點點的吻痕一樣多。
====
冷火雞療法(House)

他滿額是汗,手抖過不停,他的腿像是被千枝針刺般痛。可是他沒用維柯丁。
或許說維柯丁已經對他沒作用。
他的腿很痛,可是他的心更痛。活像被人刮走了一樣。
或許,他這次能用痛楚戒掉維柯丁。
因為威爾遜最後的願望是要他好好的活下去。
====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噗浪
微博
連結
RSS連結
搜尋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