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 [H/W] [人獸] [NC-17] 好牧駝人約翰

CP: [H/W] [人獸] [NC-17] 不能接受者請繞道
抱歉所有長篇都沒進展...
進展的只有腦殘的程序 (被巴
嚴重OOC

====
這是一個草泥馬跟人類的故事
關於草泥馬的所有(?)請別當真~
====

約翰從倫敦搬到郊外的小鎮,清新的空氣減輕了他心中的不忿。
他在這個小鎮仍然擔任著醫生,偶爾會看探望一下鄰家艱草泥馬的哈太太。
她家有一隻特別不同的草泥馬、黑色、捲毛,而且眼睛是灰色的。那頭草泥馬不喜歡在外面吃草,反而喜歡待在主屋旁邊,或是穀倉裡面。

約翰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就已經覺得他很奇怪。
「當我老公殺人被警方調查的時候,他還好心的把兇器叨出來呢!」哈太太微笑,那口氣還比較像殺人犯。「你歇著,我先去餵牠們。」哈太太扶著腰走著。
而約翰強隱著想要離開的衝動 ---- 他好歹也是個軍人,對方又是個老太太,他轉頭就看到窗外的草泥馬正定定的看著他。
約翰站起來,疑惑的看著他。他伸出,試探性的伸到他面前。草泥馬吐出舌頭,舔了他的手。一下,兩下。
約翰拍拍他的頭,「你很奇怪,可是很了不起。」他說,而草泥馬像是聽得明白似的咧著嘴笑。
當約翰好不容易拒絕哈太太熱情的晚餐送約之後,他一枴一枴的走出門口。而夏洛克,那頭草泥馬,一步一步跟著他,還親暱的把頭蹭著他的手臂。「好啦好啦,我明天再來啦……」約翰沒好氣的說,把這歸納成草泥馬撒嬌的模式。

然後第二天,約翰才來到牧場的門口,夏洛克就已經跑到門口等他了。「你真是的……」約翰推開門,草泥馬熱情的把頭靠在約翰的肩上嗅著。
然後牠把頭抬起來,踱到約翰的身後,用頭頂了頂他的臀部。「唏! 你想怎樣?」
夏洛克「嘶嘶」的叫著。約翰疑惑的掏了掏褲袋,摸出了一顆糖果,大概在診所時不自覺的拿走了。「你不能吃糖啦!」約翰想起昨天,他舔自己的手的時候,搞不好他的手沾到了放在咖啡中的糖。
夏洛克不高興的繼續「嘶嘶」叫。「沒有就是沒有。」約翰說,然後連自己都覺得奇怪,他怎麼跟一頭動物在說話啊?
夏洛克不滿的皺著臉,這樣他的臉更加好笑了。約翰伸手拍拍他的頭,然後走向主屋。「哈太太,我又來打擾你了。」
哈太太笑意盈盈的打開門,「噢,約翰,快進來。」
他走進起居室,「夏洛克他很喜歡吃糖嗎?」
「那孩子最喜歡糖了。不過約翰你不能太寵他啊。」像是回應哈太太的話,夏洛克的頭出現在起居室的窗戶中,正氣呼呼的叫著。
這讓約翰跟哈太太同時發出笑聲。「有時我覺得他聽得懂人話。」而約翰點點頭,只是他心中那一句跟哈太太的不一樣,他[b]一定[/b]聽得懂人話。

隨著日子的變更,約翰漸漸的跟哈太太還有別的鄰居相熟起來,他也變得更常到哈太太的牧場看夏洛克。他覺得他聽得懂人的話,而且也很明白他。
這真是一個怪現象。在學校、在戰爭中,約翰也從沒有這樣信任一個人,或許正正因為他不是人,所以他願意相信他。
「夏洛克!」這是約翰幾乎這幾天都要做的事情,「你又蹺出來了! 哈太太知道你跑掉了嗎!」夏洛克就站在約翰的小房子前的小花園當中。「嘶嘶。」夏洛克叫到,而約翰早就知道他根本不會讓任何人知道他偷溜出來了。
去他媽的聽明草泥馬! 約翰心想,那次他看到網上說他們什麼也吃,打算拿張白紙讓他試試看,結果他「哼」了一聲,然後用著一副「你是笨蛋啊?」的表情看著他。
「算了,我跟哈太太說一聲。」約翰拍了拍他的頭,「真不明白你為什麼喜歡黏著我。」夏洛克把頭靠在約翰的肩上,約翰只好苦笑著,再揉他的毛髮。

翌日,他把夏洛克牽回去哈太太那的時候,哈太太臉上那詭異的微笑讓約翰不寒而慄。「夏洛克又跑去你那裡了,他真的很喜歡你呢。」
「哈哈……」約翰有些尷尬的把夏洛克牽到穀倉,「都是你的錯,夏洛克你就別再找我了!」
夏洛克一瞬間板起臉,他把鼻子湊到約翰面前「嚶嚶嚶」的叫著。「總之不行!」約翰別開臉,把夏洛克的頭推開。
下一秒,約翰就被夏洛克推倒在乾草堆上,皺起眉想要爬起來,他把這定義為草泥馬生氣的舉動,可是夏洛克一屁股壓在他身上,讓他動彈不得。
別小看人類了你這臭草泥馬! 約翰邊掙扎著要起來,可是雙手根本推不動身上那團毛球,約翰第一次意識到草泥馬這動物沒看起來那麼輕巧。
夏洛克伸出舌頭舔著約翰的臉,然後是脖子,那癢癢的感覺讓約翰以為夏洛克在跟他玩耍,想要討好他,所以他漸漸把手腳放軟,希望夏洛克玩夠了會放開他。可是他錯了。
夏洛克咬起他黑白間條的綿Tee,伸出舌頭繼續舔,約翰這時慌張起來,「嘿! 你要做什麼! 夏洛克!」他再次動手想要把夏洛克從身上推下來。夏洛克只是挪動他的脖子避開約翰的手,然後低頭繼續他的動作。
夏洛克仔細的用舌頭舔著約翰的乳尖,他身上的毛髮蹭著約翰的胸襟,酥麻的感覺惹得約翰不小心呻吟出來了,他立即咬著下唇。
見鬼了,他竟然被一頭草泥馬弄得有感覺……約翰盤算著好不好呼救的時候,夏洛克故意的輕咬著他的乳尖,約翰意識到夏洛克在笑,他呼出來的熱氣都噴在他的皮膚上了。
「夏洛……」約翰的怒吼消失在一聲嬌喘中,夏洛克的舌頭正在他的腰際跟肚臍附近打著圈,約翰忍不住扭動著,「住手……」夏洛克抬頭看著不知道是因為生氣還是興奮而臉紅著的約翰,他用鼻尖碰了碰他的臉,約翰以為他總算肯放過自己了。
結果,這一天,這一個小時裡面,他錯了兩次。而且是大錯特錯。
夏洛克用他的牙齒咬下了約翰長褲上的鈕扣,然後咬著拉鍊頭,以一種緩慢得讓人心癢的速度拉下拉鍊。
約翰在心中咒罵著,他面前的夏洛克到底是不是一頭動物,他該死的知道要如何挑逗一個男人的情慾,而他,約翰.H.華生竟然抗拒不了。
在夏洛克一把咬下他的長褲跟內褲的時候,約翰真的發出了呻吟聲。他完全沒意會到自己有多興奮。
約翰的堅強從褲頭彈出來,「操!」約翰罵的是自己的身體,可是,夏洛克像是接到命令一樣,用自己的鼻子碰了碰,然後是濕潤的舌頭,舔著,轉動著。
約翰的呼吸愈來愈不穩,夏洛克的舌頭仔細的把他的揚起上的皺摺都舔了一遍。甚至連揚起下的寶囊也舔著,當他這樣做的時候,他那些毛髮就會刷過他的大腿內側還有那揚起。約翰敏感得弓起腰,雙手抓著背後的乾草。
就算是那些粗糙的乾草刷過背上的感覺也刺激著約翰的神經,「不要……夏洛……住……」約翰口中唸著斷斷續續的句子,多年的單身生活跟個人淡薄的性格讓約翰更難抗拒夏洛克給他的快感。
夏洛克把舌頭轉移到約翰的昂起上,他知道自己快到了,高潮帶來的白光在腦袋炸開,他繃緊著身體,「夏洛克!」約翰叫喚著他的名字,下一秒就釋放了。
有幾秒鐘約翰搞不清自己在哪,直到夏洛克從他身上站起來,低頭碰了碰他的額頭。
「你滾開!」約翰紅著臉的站起來,拉好上衣跟褲子,然後轉身走出穀倉。他故意忽略身後「嚶嚶嚶」的叫聲還有羊蹄聲,大步大步離問哈太太的牧場。
他太生氣了,混集了一些懊惱跟羞赧,他不僅忘了跟哈太太說再見,也忘了他的手杖留在穀倉了。

媽的。約翰快步衝回家,夏洛克留在他身上那些黏黏的唾液讓他很不穌湖之外,他整個人都染上了夏洛克的味道。這讓他的心情更火了。
他回家的第一個動作是衝進浴室,讓熱水狠狠的洗刷自己的身體。他永不,永不,想再見到那頭草泥馬。

幾天後,哈太太來探望約翰。「我想你忘了這個。」她遞上約翰的枴杖,「啊,我都快忘了它。」約翰接過來,他完全沒發現他的拐杖失蹤了。這幾天他都氣在頭上。
在那天前,約翰除了上班外,大多的空閒時候都跟夏洛克或是哈太太在一起,這幾天的時候他只能坐在家看那些垃圾電視節目,而且最可怕的是他會想起夏洛克。
下班時經過前園的時候,他會覺得自己聽到夏洛克的咩蹄聲。而當他轉頭打算好好罵他一頓的時候,他就發現那是他幻聽。
媽的。夏洛克打亂了約翰的生活節拍,而約翰現在只能露出一個古怪的笑容答謝哈太太。
「約翰,你這幾天都沒來看夏洛克呢。」「……我太累了。」
「你都不知道他這幾天什麼也不吃,就待在穀倉裡面。」「……沒事吧?」
「我請了獸醫來看他,可是他們也不知道夏洛克怎麼了?」「……他還好吧?」
哈太太俏皮的眨眨眼睛,「怎麼還好呢?」然後她拍了拍約翰的肩膀,「你也是。」
約翰愣在門廊,哈太太露出一個「我什麼都知道」的微笑,翩然離去。

翌日,約翰在診所看到坐在輪椅中的哈太太。她笑瞇瞇的看著約翰,她身後站著一個非常美麗的女性,可是她只盯著手機看。「約翰,我昨天摔了一跤,不小心弄到腳了,我也說這只是點小傷,可是Anthea就是大驚小怪,說要送我去醫院檢查。」
「哈太太,當然要去檢查啊!」約翰蹲下來,看看被裹在厚厚繃帶的腳,「看起來很嚴重。」
「沒骨折,不用擔心。」哈太太說,身體向前傾揉了揉約翰的頭髮,「只要我有事想請你幫忙。」
約翰點點頭。「什麼事?」
「替我看著牧場。」哈太太的微笑讓約翰只好不情不願的點頭。

約翰覺得餵草泥馬吃飯有多麼辛苦。牠們一擁而上,差點就把他推倒在地上,而他絕不想要被草泥馬推倒了。
他放下跟他體重差不多的乾草,一邊若有所思的看向穀倉。
「喂。」約翰推開門,看著夏洛克身上失去光澤的毛髮,皺起眉頭,「你幹什麼不吃草?」
夏洛克抬頭看著約翰,想要站起來,卻又站不起來,又跪在地上。
「去吃草。」約翰保持距離,「快去!」夏洛克眨眨眼睛,不情願的吃起在他身旁的乾草。
約翰看著夏洛克吃草,對於他的食量皺起眉頭。他怎麼吃這樣少?
不過約翰轉念一想,他這幾天都沒吃東西,他的胃一下子也會受不了這麼多的乾草,約翰走到他面前伸出握拳的雙手,「哪邊?」
「嘶。」夏洛克用鼻頭碰了約翰的左手,約翰打開手,裡面是顆方糖。
「給你。」約翰不太高興的看著舔著方糖的夏洛克,「你是在懲罰我嗎?」
夏洛克抬頭「嚶嚶」叫著,把頭蹭進約翰的胸前。「好吧,那你幹什麼不吃草? 你知道你讓哈太太有多擔心你嗎?」
夏洛克抬起頭,灰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約翰。
約翰勇敢的迎接他的視線,夏洛克眼中是無比的認真。「我真搞不懂你,夏洛克。」約翰輕聲說,右手揉著夏洛克頭上的卷毛,「我到底為什麼會這麼想你……」
夏洛克站起來,把頭靠在約翰的頸窩,他呼吸的熱氣讓約翰縮了一縮。「夏洛克。」約翰把方糖丟下了,用雙手撫上夏洛克的頸子,上下摩擦著他毛茸茸的毛髮。
約翰嘆了口氣。他覺得自己不是瘋了就是神經失常。這種為了一個人(動物?)失魂落魄還有變得不像自己的感覺應該就是愛吧。
噢,他媽的,被一頭動物這樣那麼了之後,他竟然還不能推開他或者踹死他。約翰把臉埋進夏洛克的毛髮裡面。
「我愛你。」模糊的聲音從草泥馬的毛髮傳出來。
「我聽不到,約翰。」一把低沈的聲音突然出現在約翰的耳邊。約翰吃驚的抬起頭,買處張望,穀倉之中除了他跟夏洛克之外沒有別人。
約翰有點疑惑的看著一臉看好戲的夏洛克……心中一個不祥(?)的念頭漸漸冒出來。
「呃……夏洛克?」約翰期期艾艾的問。
「是的,約翰。」夏洛克用鼻尖摩擦著約翰的,「是我。」
「夏洛克你會講話?」約翰目瞪口呆著,「你之前都不說話。」
夏洛克笑起來,把頭蹭著約翰的頸子,「約翰,你還沒告訴我你剛才說什麼。」
「……我什麼都沒說。」約翰的臉唰地臉紅了。
「是嗎?」耳邊傳來夏洛克興味盎然的聲音。
約翰堅決閉嘴,夏洛克「約翰、約翰」的叫著,然後伸出舌頭舔著約翰的耳朵,外加幾下輕咬。
夏洛克稍微後退了,灰色的眼睛仍然銳利的看著他,他舉起他的前腳,把約翰推向乾草堆上。「嘿! 夏洛克! 你不……」約翰的怒吼變成驚呼,因為夏洛克正在隔著衣服,輕啃著他的乳尖。
「夏洛克!」可是夏洛克置若罔聞,俓自咬高約翰的衣服。舌頭舔著、用牙齒輕輕啃咬著,夏洛克滿意的看著約翰身上出現的標記,他印上去的標記。
「約翰。」夏洛克低沈的聲音本身就是罪,約翰忍不住哆嗦一下,「約翰,要是你不把褲子脫掉的話,我又要把他咬破啊。」他好整以暇的表情讓約翰想給他一巴掌。
約翰用腳踢掉鞋子,伸手解開褲子的鈕扣。口中唸著「我一直是瘋了才會這樣……」
「好了吧!」約翰的臉紅得出血,可是夏洛克知道他只是裝怒去掩飾自己的羞澀,「可以了,約翰。」夏洛克一口咬下約翰的內褲,約翰的分身比上次更堅挺,這讓夏洛克變得更具攻擊性。
光用舌頭舔著滿足不了約翰。他知道這樣下去他們到底會做得那個地步,有一部分的他覺得不道德,而正正這種背德的行為讓他變得更興奮。他看著夏洛克的動作,吞了口唾液。
夏洛克補足到了約翰的表情,他放開了約翰,「轉過身去。約翰。」低沈的聲音變得更加沙啞,他命令著他,可是當他喚他的名字的時候,他的語氣就變成請求。
約翰只是咕嘍著一兩句,就按著夏洛克的命令轉過身。他盯著面前的乾草,他後悔當初怎的沒去看草泥馬都是怎麼交配的。未知的恐懼刺激著他,他再嚥下唾液,不過他總算知道男人會用哪裡做。
濕潤的氣息打在他的臀部上,是夏洛克,雖然他看不到他,一種安心感從心底溢出,他信任夏洛克。夏洛克的舌頭在他的臂上畫著圈,偶爾咬一下,讓約翰覺得癢,不禁向前移開。
夏洛克的舌頭慢慢移向中心,約翰不由自主的慌亂起來,「夏洛克!」
「約翰。」夏洛克說,然後舔著約翰的後孔,讓他濕潤起來。然後,他試圖把舌頭伸進去。「夏洛克!」約翰再次叫喚著戀人的名字,手指攢緊乾草。
被撬開的不適感跟被夏洛克的毛髮輕輕刷過皮膚的搔癢感讓約翰扭動起身體,「夏洛克!」約翰突然繃緊身體尖叫著。
夏洛克退開了。約翰扭頭看著他,被他腹部下的東西嚇了一跳。「夏洛克,你確定……」「是的。」夏洛克說,走過去垂下頭,額頭相碰,「反而你確定嗎? 約翰?」
約翰吸一口氣,點點頭。夏洛克微笑,他跨在約翰上面,坐下來。夏洛克那熱燙的東西就在他臀部上,蹭著。夏洛克低下頭,在約翰的頸後舔著,「約翰?」
「你再說話,我就走掉。」約翰低聲警告著,然而紅通通的耳根出賣了他。夏洛克咬了他耳朵一下,然後把自己的分身插進約翰的身體當中。碩大而火燙的分身,縱然夏洛克停止了他的動作,仍然能讓約翰嗚咽著。
「操……」約翰深呼吸著,放鬆自己的身體,「去你的……」夏洛克低笑著,「約翰。」又是一舔,耳朵。
然後是頸後,另一邊的耳朵,完好的右肩,跟受過槍傷的左肩。夏洛克特別花時間舔著他的左肩,約翰顫抖著,「操我。」
夏洛克抬起頭,不確定的看著約翰的後腦勻,「約翰?」
「我說,操我。」約翰扭過頭,固執的說,「或許你想自己解決?」挑眉。
夏洛克咧嘴笑著,他的約翰真特別,真棒。夏洛克把自己的臀部移向約翰,把自己的火熱深入同樣火熱的約翰裡面。約翰隨著他的動作發出一聲拉長音節的呻吟。夏洛克淺淺退出,開始反覆插入、退出約翰的後穴。
夏洛克把他全部的的分身深深埋進約翰的身體當中,一邊轉換著角度一邊輕咬著他的左肩。
而當夏洛克擦過其中一點的時候,約翰高聲尖叫起來,並不是痛苦的尖叫,而是悅樂的尖叫。夏洛克的動作愈來愈快,讓約翰急喘著,嗚咽著,呻吟著,在三者中間夾雜一點粗話還有不完整的他的名字。
「夏洛克……」約翰喘息著,「不……不行……」他向自己的分身伸出手,汨汨流出的前液沾濕了乾草跟他的手,他胡亂的套弄著,畢竟被一頭草泥馬壓著,很難移動自己的手臂。
「約翰。」夏洛克低頭在他耳邊說話,約翰驀然弓起身體,「夏洛克,要……要去了……」約翰的聲音帶著哭腔,他狂亂的甩著頭,「不行……夏洛克!」白濁的液體從他的指縫溢出,滴落在乾草上。夏洛克最後一次在約翰身體裡面推擠著,把自己的情液灌進去。
約翰的意識迷茫著,他感覺有東西把他的身體轉過來,舔過他的臉頰。他的眼睛慢慢聚焦起來,他看著一雙美麗的灰瞳。灰瞳的主人伸出手撩過他的唇,然後灰瞳的主人的唇貼上了自己的。
約翰慌張的推開眼前的男人,移動身體時的痛楚讓約翰呼痛,「你是誰!」「夏洛克。」男人微笑的角度跟他認識的夏洛克如出一轍。
「你說什麼?」約翰目瞪口呆,「你怎會是……他是草泥馬!」
「我是,約翰。」男人伸手把約翰拉過來,看著約翰仍然驚訝的表情,男人輕笑出聲。那聲音的確是夏洛克的。
「要說的話,就是我那魔鬼兄長的一個玩笑。」夏洛克聳聳肩,「讓我只能一直當草泥馬而不能轉變成人。」「魔鬼?」
「不是名詞,是形容詞。」「噢。」
「讓你看就明白的了。」男人放開他站起來。
夏洛克的背弓起來,四肢的手指向內縮,頸部變長,說真的,約翰覺得這是那套B級恐怖電影的畫面。可是,當熟悉的夏洛克出現的時候,約翰眨眨眼睛,揚手把他召過來。
「你還有什麼要說?」「當我跟我愛的人結合就可以變成人。」草泥馬夏洛克用額頭碰了碰約翰,「約翰,我愛你。」
「沒有別的話要說?」「還有什麼?」夏洛克眨眨眼睛。
「像是為了你的絕食抗議辯解之類的。」約翰皺著眉,當腎上腺素回到正常水平之後,約翰開始有一種被騙了的感覺。
「我不能辯解。」夏洛克嗚嗚的低鳴著,「我以為這能讓你過來看我,哈太太跌倒是意外。我只想看你。」
約翰看了他幾秒,伸手拍拍他的頭。「以後,不淮這樣。」夏洛克點點頭。
約翰嘗試再移動他那渾身酸痛的身體,站直的時候,夏洛克射在裡面的東西沿著他的腿流下來。約翰深呼吸了一口氣,「夏洛克!!」
後者在約翰咆哮前已經飛奔出穀倉了。

====
哈太太我敬佩你XD

...到底我打了多少字 (抱頭
我好糟糕別跟我說話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真愛果然是一切的解藥啊!!!

Re: 沒有輸入標題

> 真愛果然是一切的解藥啊!!!
XDDD你不是已經看過了嗎
噗浪
微博
連結
RSS連結
搜尋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