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se] 短文集合二

把噗浪的短整合一下……
配對是House/Wilson。
【House 打賭】

「不不不不!!House!!」Wilson大叫著。
他們兩人本在House家中的啤酒之夜竟然變成兩個大男人玩起Wii的網球遊戲來,而他竟然比不上一個跛了的男人!!
James Wilson真的不敢相信,他輸了這個的話可要給House100美元!!
「你輸了。」House的笑容跟一隻肉食性黃鼠狼沒有分別。「100美元!」
「再來一局!」Wilson不服輸的挽起衣袖,解開領帶。相對於一直都是T-裇牛仔褲的House,Wilson明顯就是因為輕敵而被衣物所束縛著。
「不。」House放下遙控,坐在沙發上。
「……你怕我會羸對吧?」Wilson故意用激將法。
「不要就是不要。」House從茶几上抓了一把爆米花。
「……加注!」Wilson說,揮動著手上的遙控。
House想了一會,說「我嬴了,你要吻我。」
真該拍下Wilson那目瞪口呆的表情給醫院的人看看。他的口可以放下幾隻雞蛋。
本以為Wilson會因此而退卻,可是他把嘴合上了,咬牙切齒的說,「我嬴了的話,你要給我200元。」
「等一下,我是說,親吻,不是臉頰,不是額頭,不是手背,是嘴對嘴的親吻。」House說,拿起遙控等候Wilson說不。
「好!」Wilson點頭。
House他也太瞧不起人了!!

十多分鐘之後!
「Yeah!!」House興奮得把T-裇蒙著頭,跪在地上。
Wilson真的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跟自己的身體。他真的輸了。兩次!!
「Wilson,吻。」House笑著看著Wilson。
「No way!!那不可能!!我怎會輸給你!!」Wilson發出挫敗的大叫,雙手舉起想要放在大陽穴邊,可是想起那是個太孩子氣的動作後他放下雙手。「再來一局!」
「不要。」
「加注!!」
「法式舌吻?」House說,不確定的看著臉紅耳赤的Wilson。「不要的話就給我200美元。」
「一言為定。」像是拍自己反悔一樣,Wilson想也不想就回答。

再十多分鐘之後。
……沒可能。這東西是不是壞了?
Wilson看著那遙控,眼睛快要掉出來了。
「Wilson?」House的聲音突然在他耳邊出現,Wilson不禁嚇了一跳。「現在是我領獎品的時候了。」
那低沈的聲音讓Wilson只能眨眨眼,看著House的淺藍色眼睛。
「呃……我以為……你比較想要……200美元?」Wilson難得的結巴起來。
「我一直很好奇你的技巧,那些讓女人離不開你的原因。」House說,手環在Wilson的腰間。
「……我沒……特別……嗚……」House堵住了Wilson的唇。
鼻腔聞著House的鬚後水味,混集了些爆米花的楓糖的味道,再加上點酒精,面前是House的淺藍色眼睛,Wilson身後的手加重力度。Wilson覺得他整個人都是House的。
就連腦袋也只剩下House。
Wilson張開口,讓House的舌頭伸進自己的口腔。遙控跌在地上,但他們似乎都聽不到。
Wilson的手拉扯著House的衣領,他們的舌尖交纏在一起,一些唾液從他們兩人的口中溢出,可是他們都沒在意。
House的手拉出Wilson的襯衣,然後潛入衣服下,撫摸著他溫暖的皮膚。
他們也沒在意是誰開始的,他們慢慢移動到House的卧室。
就差一點,他們就掉到床上去了。

「鈴鈴鈴……」Wilson的電話響起來了。
Wilson慌張的推開House。
「喂? Sam?」Wilson喘著氣。「沒、我跟House在……玩遊戲……是的,我快回來了。嗯,愛你。」
在結束通話前Wilson還給她一個響吻。
「呃……我要回去了。」Wilson邊把襯衣塞進褲子,手忙腳亂的把電話放回褲袋中,不敢看House一眼就逃也似地的走到客廳。
當House好不容易走到客廳的時候,他只聽到一聲關門聲。
茶几上都是空的酒瓶。
「嘖。」House邊說邊把電視機關掉。「早知道要200美元比較好。」

【House 無題】
夜開始深,House叩了叩他旁邊辦公室的門,沒等到回應就擅自開門。
「還在嗎?」House明知故問。
「有事?」Wilson從文件堆中抬頭,左手拿著三明治,右手拿著筆。
「你怎麼還沒走?」
「後天手術的文件工作……你來幹什麼?」
House走到他書桌前坐下,「很久?」
「嗯……你來幹什麼?」
「想找一個人聽我說話。」
Wilson右手揉了揉額頭,「我有工作要辦,你找你的小鴨鴨不行嗎?」
「也不是不行。」口中這樣說,House卻沒有離開的打算。
Wilson嘆息,搖搖頭,咬了一口三明治然後看文件。
他的視線中出現一隻手,拿走了另一件三明治。
Wilson再噗一口氣。「House,沒事的話請你離開。」
「別在乎我,你可以幹你的事。」一口、兩口、三口。
Wilson像母雞一樣警戒看著他手上的三明治的House。「Oh God! 你就這樣喜歡搶我的食物嗎? 你自己去買會死嗎? 這.是.我.的!」Wilson說完把剩餘的三明治塞進口中。
三明治中的美乃茲沾到Wilson的嘴角,他下意識伸出舌頭舔乾淨。「別再搶我的食物。」然後想要低頭看文年,下巴卻被人輕輕捏住。
House的藍眼睛就在自己面前,Wilson吞了口唾液,然後就嚐到了House的味道。幸好他沒抽煙。Wilson心想。也不吃氣味重的東西。
「你不專心。」House的聲音說,手也從下巴移到頸後。「我在想文件……」
「每個人都說謊。」Wilson一愣。
「不過我喜歡你這個小腦袋可以想的謊言。閉上眼。」
Wilson依言閉上眼,任由House靈巧的舌頭在自己的口腔遊玩著,任由House又哨又咬他的唇。
他已經開始忘記文件的內容了。
應該有一分鐘左右,他們分開了。
House明顯有點錯愕自己做的事,他有點結巴的踱步,說著他剛解決的病人。
Wilson啼笑皆非,他吃吃的笑聲惹來House的仇視。「給我去弄杯咖啡,我十五分鐘內完成這些東西,然後我們可以去找間還沒關門的餐廳吃飯。」
「餐廳都關門了。」House說,「我只是打算蹭車坐,既然你不借我錢了,我就換個方法花你的錢。」
Wilson眨眨眼睛,繼續低頭看文件。而那個只是打算蹭車坐的人,坐在他面前角落的木椅,雙手放在下巴上,蹺著二郎腿。
當Wilson完成工作站起來的時候,他才發現House睡著了。
那張臉的表情不像是那個一直跟世界作對的男人,反而像個孩子。
他笑了笑,拍了拍他的手臂。「我們回家吧。」
=完=

【House 昏迷病人】
如果說他知道有個人利用他病房的電視機的話會不會嚇到人呢?
其實他一直知道喔。那個嘴巴很壊的醫生跟另一個嘴巴沒那麼壊的醫生,不管是午餐還是下午茶時候總會出現。
那個嘴巴很壊的醫生會打開電視機看電視,不過他沒用心看。他只是喜歡跟另一個醫生一起看電視,渡過無聊平淡的一天。
「House!」Wilson咆哮著,「你又偷了我的三文治!」
「噢,有嗎?」House偷偷把便利貼貼在我手上,可是我連反抗也做不了。
「明明就是他。」House欠揍的聲音讓Wilson發出挫敗的呻吟,「你是說這個植物人能走到我的辦公室打開冰箱拿我的三文治?」
「是的,醫學神蹟。」眨眼。
一陣響鬧讓House立即走了,只剩下Wilson。他看看我,把食物的碎屑掃了掃。
「那……明天見?」然後他也走了。
……說真的,我開始有點想念他們吵鬧……了?
=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噗浪
微博
連結
RSS連結
搜尋欄